淺笙_归期未定

-cp情情-共蠢向向【很吐槽这个名字】

跳坑晋江去写耽美。
更新随缘。
各位江湖再见【托腮】

 

【all叶/中国色系列】荼白-时光交换机[一发完]

#久违的更新w各位小天使你们还记得我嘛hhhh

#中国色系列第三篇:荼白   本篇主黄叶

#下面故事有些长,但请看到最后



  时间真的是个可怕的东西。

  

  -

  

  黄少天是偶然走进这里的。

  

  八十年代的钟表摇摆着在墙上走过,每到整点还会冒出一个吹着喇叭的胡桃夹子,声音格外响亮,但旁边极其突兀的立着一根白色顶柱,上面雕刻着古朴的龙纹,柱子下方的角落蜷缩着一只猫,白净的仿佛要和柱子融为一体,如果不是脖子间若隐若现的黑色杂毛,黄少天还真是分不出来,他走到白猫的身边,仔细看来才发现应该是很珍贵的波斯品种,这不禁让他好奇起来这儿的的店主到底是个什么人。

  

  打量了四周,黄少天渐渐大胆起来,在屋子里随处走动,店里看起来似乎没人,他走到书柜前才发现有个和墙贴着同样壁纸的小木门。

  

  店主应该是个很有趣的人吧。

  

  他想。

  

  这时候木门从里侧被拉开,一个身着朴素衬衫的青年走了出来,他叼着廉价的香烟,头发有些乱糟糟的似乎很久没有打理过,神色中多了一丝慵懒,看到他的时候还微微吃了一惊,“哟,你好。”

  

  “你好啊这家店是你的么诶跟你这行头很不搭诶难道是你朋友的吗说起来门口养的猫还真可爱是波斯的吗?”黄少天一串嘴炮下来,把青年说的愣了一会儿才回到:“的确不是我的店。”

  

  “你话还真多,很久没看到这样的人了。”青年吐了口雾气,悠悠的道:“我叫叶秋。”

  

  “这个名字倒是挺普通的我叫黄少天怎么样这个名字是不是听起来很高大上有没有一种要膜拜我的感觉?你一直在这儿开店吗你这里到底卖什么啊难道是奶茶可可还是什么照相馆?”黄少天很好奇的问,不过对方倒是沉默了。

  

  “......卖时间。”叶修语气有些沉重,却招来黄少天的嘲笑。

  

  “哈哈哈哈哈你在逗我玩吗时间这种东西也能卖照你这么说我还卖寿命呢哈哈哈哈你这人真有意思。”

  

  叶修表情突然看起来很严肃,他厉声道:“我只卖时间,不卖别的,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

  

  “什么啊突然这么严肃......”黄少天被他这一下弄得后怕,“时间能怎么卖?”

  

  “很简单,你可以卖给我你不需要的时间,相对的,我会提供你想要的一切。”叶修熄灭了根烟,“简单来说,你跑1000米的时候如果需要三分钟,那这三分钟是你完全可以丢弃的,在开始的瞬间就能到达终点,怎么?想试试吗?”

  

  “只是三分钟么?”黄少天问。

  

  “当然,哥从不敲诈,就当是尝试,信我一次如何?”青年的眸子突然亮了起来,在黄少天看来,让他有种莫名相信的冲动。

  

  “好。”

  

  “那么,交易成功。”

  

  叶修勾起唇角,露出个标准的奸商笑容,心道,这大概是最后一个了。

  

  -

  

  黄少天倒不是信叶修说的,反正只有三分钟,就算丢了也不会吃什么亏,应该是这样......的吧,不过那人要时间干什么用呢?增加寿命吗?明明还处在青年阶段。黄少天心中冒出无数个疑问,却又不得其解,只好作罢。

  

  正好明天有千米的小测,就试试吧。

  

  -

  

  黄少天站在起跑线上,深呼吸了一口气,伴随着枪响的声音,黄少天只觉得眼前一黑,转眼就到了终点,而且身体完全没有劳累的感觉。

  

  他怔怔的看了看周围同时到的喻文州,心里充斥着不可置信。

  

  卧槽这居然是真的?

  

  “少天,怎么了?”喻文州有些奇怪的看着黄少天,平常这人不应该早就冲进小卖部了吗,怎么会还呆在这里,“今天身体不好?”

  

  “不是。”黄少天回了一句,沉默着走开了。

  

  更不像往常的他。喻文州想,他比较好奇到底是什么能让一个话唠变得这样寡言。

  

  -

  

  “来了?”

  

  叶修此时披着个运动服外套在修剪花草,由于嘴里叼着烟偶尔还会有烟灰融进泥土中,黄少天发现,这里的花盆基本都有烟灰覆盖,然而最中间的那株铃兰却是干干净净,还修剪的十分细心,平时应该是经常照料。

  

  “我说你居然真的能收购时间好神奇啊干脆考试时间你也能帮我收了就好了要在考场呆那么久太可怕了啧啧啧。”黄少天一脸兴奋,瞬间就忘记了铃兰的事情。

  

  “只要你想,都可以的。”叶修放下剪刀,转过身面对他:“那么这次三分钟的报酬,想要什么?”

  

  “最近我很想要个新的键盘你能给我吗就是罗技G170那款说起来我感觉只有我一个客人诶平常也会有其他人来吗?”

  

  “键盘啊......没问题的。”对方点点头,“也不止你一个客人,曾经也有。”

  

  “曾经?那个人去哪儿了呢?”

  

  “地狱。”叶修看着他,声音中是平日没有的威严,“因为他交换了所有的时间,得到他想要的一切,最后他发现,他根本来不及享受,豪宅、名车甚至女人他都没有来得及享受任何一个。”

  

  黄少天愣在原地,原来......也有这样贪心的人么。

  

  “叶秋你自己在这儿不会感到无聊吗那只波斯猫又不会说话你每天都干什么啊我的生活真的很无聊每天就是上学上学的除了上学就是打游戏真的没啥意思你呢?”黄少天围在叶修身边,顺手掐灭了他嘴里的烟,“我跟你说吸烟不好很伤害身体的赶紧戒了吧啊。”

  

  “我不孤独。”叶修并没有阻止黄少天的举动,曾几何时,也有个同样温柔的少年,以同样的姿势掐灭了自己的烟。

  

  “你这人真奇怪难道天天跟猫玩吗还是跟你这儿一圈植物玩啊反正平时我也没事就大发慈悲来陪陪你好了。”黄少天摆着一副“快来感激我吧”的表情,惹得叶修有种想揍他的冲动,然而他也真的这么做了。

  

  黄少天揉着发痛的肩膀,嘴里止不住的说叶秋怎么下手这么狠这是欺负未成年诸如此类的话,当然他也没有再返回去打叶修一顿,既打不过也没有胆子。

  

  “呵呵。”叶修一脸冷漠,似乎在说对方完全是自找的,“你不用回家吗?”

  

  “诶反正我家也没人就是有人也不会管我与其回去打网游还不如多和你说会儿话呢我一直想问你为啥要做这个工作不应该有更多更好的工作反正你这么厉害不会是有什么恶魔然后你要跟他交易吧?”黄少天说罢就摆出个害怕的动作,反被对方敲了下脑袋。

  

  “小说看太多了啊少天大大。”叶修拿起剪刀剪落了一枝梅花,又递给黄少天,“我不属于这个世界,也可以说,哪里都不属于。”

  

  “不属于?”黄少天第一次被堵的无话可说,“那你是什么啊?人还是鬼?”

  

  “摆渡人,听过吗?”叶修说道。

  

  “什么鬼?”

  

  “通俗来说就是管理时间的。”叶修解释,:“少年,要珍惜生命的美好啊。”

  

  ”拜托现在这么无聊的生活还不如不过呢你能想象每天无事可做或者来来去去重复一件事吗更何况还被人束缚着换做你你愿意吗?“黄少天摊手,表示不能理解叶修的话。

  

  ”你会明白的。“叶修顿了顿,”在你死过一次还能幸运的活下来之后。“

  

  -

  

  黄少天发现自己最近愈发的喜欢来找叶修,按照小女生形容他的状态就是恋爱了,并且浑身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

  

  恋爱了?怎么可能,叶秋那家伙可是个男的。

  

  ”少天,你最近是不是找女朋友了?“喻文州问他。

  

  “怎么可能啊队长你想多了我怎么会有女朋友呢那群哭哭啼啼或者有些变态的女生怎么可能有叶......”黄少天突然止住了话语,他怎么会很自然的谈到叶秋,明明那只是个奸商,收了自己不少时间还要讨价还价,“总之什么事都没有啦队长你想太多了那边学委在叫你赶紧去吧。”

  

  “好吧。”喻文州离开之前看了黄少天一眼,这个人,全身都不对劲。

  

  黄少天撑着脑袋在座位上思考人生。

  

  一个人的时候脑海中总是会浮现叶修的样子,吃饭的样子、生气的样子、开心的样子、奸商的样子......各种各样的,似乎全部呈现在黄少天面前,细细数来,黄少天才发现他曾经好像有一次撞见叶修对着铃兰说话,似乎还很喜欢那株铃兰,一个人再怎么说,他眼睛里表达的东西也不会变,而叶修当时所呈现的,正是爱意。

  

  爱?

  

  叶秋这个人......会喜欢谁呢?

  

  黄少天想,会是队长那样的吗?或者是隔壁的学霸王杰希?会不会......喜欢自己这样的?

  

  想到这儿,黄少天白皙的脸上突然升腾起可疑的红雾,靠不会吧自己真的喜欢上对方了?明明是个作息不规律的无良烟民。

  

  喜欢这种事情,还真的说不准呢。

  

  -

  

  “叶!秋!”黄少天第一百零一次看到对方从自己碗中抢走生煎,这家生煎不容易买到的好不好!

  

  “哈哈哈哈少天大大怪我咯,自己没注意啊。”叶修耸肩,咬着生煎展现出十足的小狐狸样,勾得黄少天心里直痒。

  

  “叶秋我操你妈啊那明明是我最后一个生煎每次还都是我去买要不然下次你去好了你这个人诶诶诶诶你干嘛去!”黄少天正要仗着腿长横跨桌子过去突然听到一旁的铃兰竟如真的铃铛般发出了响声,只见叶修神色慌张的站起身,匆匆跑到铃兰边,守着半开的铃兰。

  

  “终于等到了......”叶修喃喃一句,用手轻轻触摸铃兰的花瓣。

  

  “这是什么?”黄少天问。

  

  “是我的一个故人。”叶修回答,“少天,你相信重生这种事吗?”

  

  “没听说过......”黄少天苦笑了一下,依叶修的语气来看,这个'故人'怕是不一般。

  

  “我曾经是一个死人。”叶修说,“在摆渡人的身份之前,我还和你同样大小。当时的我,有一个很好很好的朋友,他叫苏沐秋。我们俩曾经一起打游戏,虽然很穷但也能生活,他有一个妹妹,比我小几岁,长得可漂亮了,直到后来,沐秋不知道为啥去买了张彩票,也挺幸运的,中了挺大的奖,我一直以为这是运气,重生之后才发现,根本不是这样。”

  

  黄少天是个很好的聆听者,他不出声,只是静静的听着。

  

  叶修接着讲:“我也记不清自己为什么会死掉,只记得再睁眼之后,看到的就是这株铃兰,心底有个声音告诉我,是沐秋用了他所有的时间换回了我,之前的彩票中奖,也是用他的时间换的,那个声音告诉我说,只要成为一个摆渡人,收购别人的时间,就能救沐秋,那会儿我也挺傻的,说什么都信,我养这株铃兰很久很久了,久到你无法想象,我害的无数人死亡,只为了自己的贪欲,或许打从一开始,他就没必要救我,你说是不是?”

  

  “也许他有自己的想法。”黄少天轻轻的道。


  “或许吧。”叶修点头,“我安顿了他妹妹,摆渡人是不会存活在人的记忆中的,所以她很快就忘了我,嗯就像我那个笨蛋弟弟。”


  叶修说的很释然,他始终微笑着,却让黄少天感到无限辛酸。


  不被人记忆的痛苦。


  “我第一次交换的时候,其实很不忍心,不过自从我看到对方眼睛深处那恶心的欲望之后也就释然了,这种人,也就该死,就像我一样,太贪心了。”叶修叹了口气,不知道是在感慨自己,还是对方,“这种活也是会习惯的,做着做着我就没什么感觉了,生死轮回,皆在欲望之间,很可怕,也很真实。”


  “是吗?”黄少天发现,自己似乎只能说这两个字。


  “对,其实你本来也是该死的。”叶修说,“但我完全感受不到你的欲望,而且,你是除了沐秋第一个愿意对我这么好的,你很单纯,单纯到我害怕。”


  “......”黄少天没有说话。


  叶修也没有想得到他回答的意思,自顾自的说下去:“简单来说,就是我发现自己好像喜欢上你了,像对沐秋那样。”


  原来这个苏沐秋真是自己的情敌,黄少天想。


  “所以,我不希望你死。”


  叶修抿了抿嘴唇,眼中带着淡淡纠结,“怎么办,我不想失去你,我又想就沐秋,真的很贪心呢。”


  “还有,少天,我对你隐瞒了一件事情,我的名字,其实叫做叶修,叶秋......是我弟弟的名字。”


  这是另一种怀念方式吗?


  黄少天深呼吸一口气,说:“不管你叫叶秋还是叶修这都跟我没关系名字根本不重要苏沐秋死了就有他死的意义那就是让我遇见了你我能在这么好的时光遇见你我也不后悔了如果你真的想见到苏沐秋那么我们来交换吧我可以用我下半辈子所有时光来交换你永远幸福因为我喜欢你啊,真的很喜欢喜欢你。”


  叶修一下子愣住了,他在向自己告白么?“不可以,我拒绝交易。”


  “叶修,你要相信你自己,你可以救活苏沐秋,即便失去很多。”黄少天肯定的道。


  “不,我相信你。”叶修摇头,“你会陪我一起救活他,就算不失去也一样,因为有你,我不想再害人了,所以,你愿意陪我等很久很久么?久到一辈子的那种。”


  “那当然了。”


  黄少天轻轻的笑起来,伴随着铃铛声,蔓延到无休无止的爱情边际。


  -


  ·后记


  写这个故事是今天突然的脑洞,因为我在想一个关于时间的故事,如果看懂了那就太棒了。


  现在你会觉得时间很慢学习很苦,但也要珍惜这每一分每一秒,因为失去后就再也找不到了,生活不是小说,没有时间能让你交换,但没有说不能让你享受,所以,无论你现在过得怎么样,都要享受,那是上天赋予你的眷顾。


  人为什么要生存呢?或许是找一个人,能聊得开,有点小吵小闹,但从不会有猜疑,那是享受时间的一种方式,也或许是让你多读一本书,多爬一座山,多看一次海。


  某件事情无论你做了多少次,都不会完全相同,所以,享受时间,珍惜现在,你身边的一切,也许都会是你所感觉到的生命中最好的一瞬。


#说实话你们还有人在看这个系列吗......

  196 24
评论(24)
热度(196)

© 淺笙_归期未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