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笙_归期未定

-cp情情-共蠢向向【很吐槽这个名字】

跳坑晋江去写耽美。
更新随缘。
各位江湖再见【托腮】

 

【all叶/中国色系列】绛紫-黑与白的碰撞[一发完]

#唔各位好久不见⁄(⁄ ⁄•⁄ω⁄•⁄ ⁄)⁄

#国庆还债的第一发,中国色系列:绛紫

#本篇主周叶,微魏叶

#故事有些长,请耐心观看,如看后一脸懵逼请看最后解释



他所描绘的是不可诉说的梦。

 

-

 

“先生,到了。”

 

的士司机皱着眉头,嫌恶的捂住鼻子,待男人下车后便飞一般的逃走,不愿沾上这里一丝一毫的霉气。

 

男人身着Louis Vuitton最新款的风衣,乌黑光亮的皮靴毫不嫌弃的踩在略微发臭的泥土上,掩盖在黑色帽子下的脸完全看不出任何表情,只是能从他周身的气质感觉到——这是个安静的男人。

 

他踏着泥土健步如飞,靴子周围很快沾上了酸臭的淤泥,不过男人却丝毫没有在意,他此行的目标,是这贫民窟里面的人。

 

荷西尼亚是巴西里约热内卢最大的贫民窟,建于高坡之上,落石洪水频发,水资源极为短缺,在这里,除了贫民之外,还是道上最喜欢的交易场所。

 

男人看到贫民窟里面的时候有些惊愕,尽管早就做过心理准备,但这比他预想的还要差上一些,前辈……怎么能忍受这些?

 

“先生先生。”一个衣衫褴褛的人跛了只脚冲他跑来,操着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语,“我在这儿住了几十年,没什么是我不知道的,您有什么疑问吗?”

 

“你们……有个叫做叶修的人吗?”

 

男人微微低头,展示给跛脚老头一张完美无瑕的脸,眸子黑的发紫,倒映出周围的灰蒙。

 

“叶修啊……”跛脚老头神色有些古怪,紧接着退后几步,一颠一颠地跑开了,走时还不忘大喊一句,“若是那个疯子,您还是自己找吧!”

 

“等……”男人伸出手刚想挽留,却瞄见不远处的墙角坐着个抽烟斗的中年大叔,而这个大叔,他也是认识的。

 

“魏琛。”

 

满脸胡渣的大叔拿着烟斗的手微微一顿,愣了半晌才抬起头,看到来人后却一副早已料到的样子。

 

“前辈……在哪?”男人抿着唇,说出早已问过无数遍的问题。

 

“不知道。”魏琛缓缓吐出烟圈,待最后一丝烟气消失殆尽才接着说,“早已化为骨灰了吧,那种人,死了对你来说不正好?”

 

“前辈在哪!”男人拔出枪,枪口正对魏琛被头发掩盖的眉心中间。

 

“你问我也没用,我不会告诉你的。”魏琛直视着他,视脑门上的枪仿佛为无物。

 

“……杀了你!”男人的指尖扣住扳机,手腕却有些轻微的颤抖。

 

“你不敢的,周家小子。”魏琛肯定的道,“他也不会愿意见你。”

 

“有些人,只要被背叛了一次,就会害怕的逃走,生怕出现第二次的背叛,叶修那人亦是如此。”

 

“砰——”

 

男人瞳孔放大,握枪的手早已脱力,只是勉强维持拿枪的动作,而那一枚子弹,射向了无云的天空之上,看不见轨道的方向。

 

“身为一名枪手,最忌讳的就是不冷静。”魏琛说道,与男人多年前的记忆重合,他的老师——叶修,最先教会他的,便是这句话。

 

“告诉我,他在哪……”男人的语气已经带上了一丝恳求的意味,态度也放软了不少。

 

“还这么执着,真是老叶教出来的。”魏琛叹了口气,从破烂的裤子里摸出一把钥匙扔给他,“老子陪他躲了这么久,也该是个头了。”

 

“身后拐角直走到尽头,顺便奉劝你一句,周泽楷,别刺激他。”

 

“谢谢。”周泽楷点点头,攥紧了手中沾着干泥的钥匙,如同最后的救命稻草一样,无论如何都不会丢弃。

 

-------------------------------

 

周泽楷深吸一口气,抚上锈迹斑斑的大门,他的手指很快就沾上了偏黑的铁锈,像黏合剂般紧紧贴上,怎么也弄不干净。周泽楷却不在乎这个,他扣掉锁孔上的碎屑,颤抖着手把钥匙插入孔中,他在害怕。

 

害怕那人再一次弃他而去。

 

铁门后面是个不大的院子,似乎刚刚被开垦过,整个地面只有中间被人为地踩出一条小道,剩下全是垒叠的石子和泥土,其间还带着点点灰绿,仔细看去,上面还有许多小虫在翻滚或行走,像是正储备着过冬的食物。

 

周泽楷的步子变得小心翼翼,包含着数年不见的激动,兴奋和担忧,他所爱的人,所恨他的人,就在前方。

 

屋子里静的可怕。

 

家具摆放得还算整齐,角落里结着几张蜘蛛网,网上满是飞虫的残骸,周泽楷庆幸自己没有洁癖,像张新杰那种人,是绝对不会来这儿的,不过也幸好,没有其他人找到这里。

 

周泽楷向屋里走去,却比预想中还要快的,找到了人。

 

这是个纯白的房间,天花板,地面,房门,甚至连窗户边框也是白色的,叶修正站在这白色中央,他的面前竖着一块画板,板上张着很常见的油画画布,叶修一手举着画笔,另一只手却是香烟,他很随意的沾起颜料,在画布上抹开,凌乱却说不出的好看。

 

早在贫民窟的人看来,能在这样的环境下安静的画画,的确是疯子。

 

“前辈。”周泽楷张口,嗓音有些沙哑。

 

叶修丝毫不停,继续创作着他心中所想的画。

 

“前辈!”周泽楷的声音拔高了些,语气也变得急促起来。

 

叶修顿了几秒,很快又沾起染料,涂抹,散开。他当然知道身后之人是谁,只是,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所以才选择了逃避。

 

周泽楷站在原地许久,随即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

 

他冲上去抱住了叶修。

 

“小周。”叶修轻轻叹了口气,喊出早在心里模拟过无数遍的话语。

 

“对不起。”周泽楷把头埋在叶修的颈窝里,贪恋的吸吮着那人的气息,尽管身处贫民窟,叶修身上的味道却还是如此干净。

 

“别说这样的话,不是你的错,小周。”叶修把画笔“噗通”一声扔进水筒,肯定的道,“错的那个人,是我。”

 

“不!”周泽楷难得反驳他,“不是前辈……”

 

“你不该来的。”叶修没有理会他,反而转移了话题。

 

“没关系,轮回不敢说什么,其他人也不知道。”周泽楷连忙回答,生怕叶修赶他走。

 

叶修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不禁感概起周泽楷的天真,“小周,有些事……”

 

“老叶!”

 

魏琛急匆匆的冲了进来,顺便把快跑掉的裤子向上提了提,他擦擦手上的烟灰,“轮回的人到了!”

 

“我明明……”周泽楷不能理解,江波涛为什么如此迅速。

 

“有些事不是由你想的那样。”叶修让周泽楷松开自己,用手随便理了理许久未梳的乱发,确实好久没见了,轮回的“朋友”。


-

 

江波涛从一大早就发现自家队长鬼鬼祟祟的,起的很早又躲着门卫溜出去,不仅不带任何保镖还不留字条,这是摆明了有什么事瞒着他。

 

或许周泽楷也不希望太多人知道,于是江波涛喊上孙翔和杜明,三人悄悄跟着周泽楷,一路来到了荷西尼亚。

 

“队长,叶神。”

 

江波涛掩藏住眼底的讶异,带着一种恭敬冲他们点头。

 

“小江?的确好久不见了。”叶修勾起唇角,疯狂而张扬。

 

“叶修!你不是死了吗!”孙翔可谓是真正的惊讶了,此时的他正端着枪正对叶修,似乎是在思考人类制造的子弹到底能不能打死鬼魂。

 

“孙翔,这样说话可不礼貌。”叶修耸肩,表示自己的苦恼,“嘉世给你安排的礼仪课都学哪去了?”

 

“你!”孙翔咬牙,恨不得拎起冲锋枪乱开一气,让这个满嘴垃圾话的人彻底闭上嘴。

 

周泽楷沉默着挡在叶修面前,锐利的眼光直视孙翔,像是在警告他你敢开枪试试,我可不会念队友情。

 

“好了,孙翔。”江波涛把手搭在他肩上,这时候惹怒队长可没什么好果子吃。

 

“我说你们轮回的,正当老夫是病猫啊,敢对老叶开一枪,老子炸了你们总部。”魏琛慢悠悠的出现在叶修身边,肩上正扛着一把非法获得的AK47。

 

“嘛,来者是客,别弄得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叶修开口缓解了这局面,“你们是想接队长回去,还是单纯来玩玩?”

 

“当然是前者。”杜明插嘴道。

 

“不行。”周泽楷摇摇头,刚见到前辈,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回去?

 

“那没办法了。”江波涛叹气,向叶修发出邀请,“叶神想去轮回坐坐吗?”

 

“这话可没让我选择的意思。”

 

出乎意料的是,叶修爽快的答应了下来,他细心的收拾好房里和自己有关的东西,顺便带走了一些现金,领着魏琛坐上了轮回的警车。

 

车子开始快速行驶。

 

-

 

“不得不说,你们轮回的待遇还真不错,咖啡都比兴欣好喝。”叶修一点也不介意自己坐在警察的屋子里,而这儿的警察,随时都可以抓他进监狱。

 

“叶神喜欢就好。”江波涛微笑,神色平淡。

 

“还不如两罐啤酒来的实在。”魏琛发表意见,“诶那边的杜小子,给老夫跑个腿呗。”

 

“啊?我?”杜明呆呆的愣在原地,一脸懵逼。

 

“对,没错,就是你。”魏琛。

 

“去吧。”江波涛冲杜明点头,“怠慢魏老大了。”

 

“嘿这不算啥,你都不知道我和老叶躲那贫民窟的时候天天吃的啥,稀汤挂水的,啧啧真不是人过的日子。”“省省吧,那你还吃得贼香。”叶修毫不留情的拆穿他。

 

“前辈,回来吗?”周泽楷突然问道。

 

叶修沉默了,细长的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膝盖,眸子显得深沉,最后,他发出悠长的一声叹息。

 

“人老了,也该退休了。”

 

对于警察来说,这无疑是个好消息,但对于周泽楷来说,这意味着,他不会再见到叶修。

 

“叶神,不如加入轮回?我们将提供给你最好的条件,你只需要做幕后指导而已。”江波涛适时的提议道。

 

“得,你是想让哥黑洗白?”叶修含笑鄙夷道,“再修炼个一两百年吧。”

 

“可你曾经是警察!”孙翔忍不住开口,就这样的条件还不愿意,他是傻子吗?

 

“你也说了是曾经,曾经不代表现在,也不代表未来。”叶修敛下眸子,他又何尝不想做回警察?可就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不能。

 

不能让周泽楷遭受一点非议。

 

“前辈……”周泽楷还想说什么,却被魏琛给制止了,“周小子,人要学会见好就收,我们能来这儿,还是看在你的面子上。”

 

“老魏,走吧。”叶修站起身,转头离开,魏琛紧跟着他,到了门口正好碰见杜明,也顺手牵走了刚买回来的啤酒。

 

“谢谢款待啊。”

 

周泽楷看着叶修的背影渐行渐远,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是喜欢前辈的,喜欢到想时刻看见他,占有他,甚至,毁灭他。

 

“召集全部警力,去兴欣!”

 

-

 

兴欣现任领头苏沐橙此时正一脸苦恼,她兴欣做事是随性一些,轮回每每都看在叶修的面子上不理会他们,但现在为何突然要大肆抓捕兴欣人士?还攻到了总部来。

 

“周队长,你这是何意?”方锐站在门前,直面门口的一圈警车。

 

“你们兴欣做事本就触犯到法律,队长平时不管你们是给你们面子,现在还问我们队长是什么意思?”孙翔挑眉,拔出随身携带的佩枪。

 

“兴欣做生意向来合法,周队长怎样待我们,我们当然也都记在心里,只是,你们警察办案得讲个证据吧?”方锐道,“袭击良好公民可是大罪。”

 

“证据?我们当然有。”江波涛吩咐手下拿出几份文件,“上个月的21号,你们兴欣的商船被查出一箱非法军火,这你怎么解释?”

 

“哦天,那都是蓝雨的错,喻队长让我们顺便帮他带点东西,你知道,蓝雨和兴欣一向交好,我们也没意义看就放在货仓里了,你们要抓就该去抓喻文州。”方锐瞪大了眼睛,一脸无辜。

 

“蠢货,这不是理由。”孙翔冷笑,“队长下令吧,看我不把他打成筛子。”

 

“闭嘴。”周泽楷厉声道,“谁都不许开枪!”

 

前辈,如果兴欣遇难,你会赶来吗?

 

方锐皱紧眉头,那边苏沐橙应该已经给叶修发了信息吧,真是的,老叶那家伙怎么这么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双方对持着,久久不出声,他们,都在等一个共同的人——

 

叶修!

 

“我说你们啊。”一个突兀的声音出现在轮回后方,众人纷纷让开道,叶修和魏琛正现在后面,“一个个都是没断奶的小屁孩。”

 

“老叶,你可算来了。”方锐欣喜道。

 

“我不来你不就被大名鼎鼎的周队长给抓了吗?当然,亲兄弟明算账,事后可跟我解释清楚了。”叶修很快走到了前面,现在两方人马的中间。

 

“得嘞!”

 

“前辈,你来了。”周泽楷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啪啪响,叶修这还是第一次让他算计成功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小周。”叶修走上前几步,“忘记我,有那么难吗?”

 

“比登天还难。”周泽楷微笑,他可以不顾轮回和世人的想法,却不能不顾叶修的想法。

 

“那就做个简单点的事。”

 

叶修拽住周泽楷的领带让他靠近自己,在他呆愣的状况下印上对方的唇瓣,良久,才在众人惊悚的目光下放开他。

 

“我们交往吧。”

 

曾经的徒弟,曾经的对手。

 

现今的朋友,现今的情人。

 

   -End.-

 

#解释:(这个是针对没看懂或者似懂非懂的小天使而写)

1.周泽楷曾是叶修徒弟,叶修当时还在嘉世是个警察,后来因两人误会叶修离开嘉世创办兴欣(非法商团),本篇写周泽楷带着内疚的心情找到了隐居的叶修

2.轮回是警察,蓝雨倒卖军火,周泽楷带人去兴欣是想逼叶修出现并留在这里,叶修知道他的意思于是告了白(两人在师徒关系时当过一段时间的情侣)

3.周泽楷很喜欢、很喜欢叶修,叶修不希望因为自己有不法商人的身份去当警察而影响到周泽楷的声誉于是说出了退休的话

4.后记:周泽楷有很长一段时间没看见叶修了,上次宣告关系过后,不仅业内在传,听说在传媒界也引起很大一阵轰动,连局长都差点气到吐血。

       周泽楷是不在乎这个的,叶修却悄然消失了,连兴欣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周泽楷生气,也担心,是前辈不喜欢他了吗?

       这样的忐忑约莫着过了有三个月,叶修突然出现在轮回警署。

       “嘿,准备去爱琴海度个蜜月吗?”

       而叶修的手里,举着他亲手设计的,平实却又繁华、能锁住周泽楷一生的小小钻戒。

 


  246 9
评论(9)
热度(246)

© 淺笙_归期未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