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笙_归期未定

-cp情情-共蠢向向【很吐槽这个名字】

跳坑晋江去写耽美。
更新随缘。
各位江湖再见【托腮】

 

【all叶/中国色系列】绾-一场由三文鱼引发的爱恋[一发完]

※中国色系列第六篇:绾

※感谢所有人的支持w

※文章有些长,请耐心



  夜,在今天显得格外漫长。

  

  时不时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从巷子中传来,同时伴随着微弱的喘息,空气中流动着血的铁锈味,弥漫在整条巷子。

  

  远处有警笛声传来,并不断靠近,正在进食的男人“呸”了一声就松开猎物的脖颈,任由其身子因供血不足倒下,而他本人则化作一只黑猫,轻巧的跳上房梁远去。

  

  匆匆赶来的特别警员们看着现场只能皱眉,喻文州快速上前探了探女人的鼻息,“快!还有呼吸!送医院!”

  

  救护车伴随警车而去,黑猫又顺着水管落到地上,检查了周围是否有留下什么痕迹,确认完毕后,才彻底离开,却忽略了倒挂在路灯上的蝙蝠,正睁着血红的眸子,静静地看向他,待黑猫走后,嘴里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叫。

  

  -

  

  “队长,受害者年龄在三十岁上下,原因是失血过多。”站在ICU外,郑轩翻动着手里的资料向喻文州报告。

  

  “我知道了。”喻文州点头,“多半是那种生物。”

  

  “您是说,,,,,,吸血鬼?!”郑轩大惊,“可他们早就消失了!”

  

  “那并不代表不存在。”

  

  喻文州把手放在口袋里,轻轻描摹着速写本封皮上的花纹,在那里面,就记录着他曾见过的唯一一只吸血鬼。

  

  叶修。

  

  -

  

  黑猫细细的舔舐着背部的皮毛,使它们黑漉漉的发亮,映照着灯上的水晶球,浅灰色的眸子在这样的情境之下显得异常深邃,隐隐能看到眼底的点点猩红,高贵又诱人。

  

  喻文州从医院回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可乐?”

  

  黑猫听到声响抬起头,不解的望向门口。

  

  “饿了吗?”喻文州把包装精致的三文鱼放到黑猫面前,黑猫这才停止了清洁自己的工作,开始低头咬起鱼皮来,喻文州其实很爱看自家可乐吃东西的样子,优雅,如贵族少爷一般,有种莫名高贵的气质。

  

  这也是喻文州第一眼就被黑猫吸引而将它带回来的原因。

  

  黑猫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眯起狭长的眸子跳到茶几上——案件的资料正放在上面,小小的爪子“啪叽”一下按在照片上,印下一个小小的梅花印,很快却又消失,看不出一点痕迹。甩了甩尾巴,黑猫踱步到卧室里蜷缩在床上睡个回笼觉,夜晚的捕食让他有点困了。

  

  喻文州从厨房出来就看不到黑猫的影子了,也就不再管,拿起文件开始做案件分析,他早就勘察过现场,犯人竟没留下一点痕迹,就连被害人身上都找不到一点犯人的毛发或是皮屑。

  

  这是个大案子。

  

  时间快速的流动,喻文州已经在家呆了一下午,翻阅资料、查找线索,世界上关于吸血鬼的资料记载不多,除了十年前的记录以外,往后再看不到一点,但十年前的那件案子,最后却被判为无结果而尘封起来。

  

  手机突然响起。

  

  “队长队长我跟你说小徐他们去被害人家里的时候发现那个被害者竟然是个贩卖儿童的通缉犯诶你知道吗本来我还以为通缉犯是个男的万万没想到是个年轻女人,根据调查已经有五年犯罪历史了不过前科只有打架而已藏得可真深啊话说队长你查到什么了吗?”黄少天叽叽喳喳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不过内容却让喻文州大吃一惊。

  

  被害者是通缉犯?

  

  莫非吸血鬼,还专门挑人下手?

  

  是巧合,还是,,,,,,

  

  “关于吸血鬼,只有十年前的案子而已,等会儿我去档案室把案子的卷宗拿出来,召集所有人,一小时后开会!”

  

  -

  

  距喻文州出门已经有一个半小时了。

  

  黑猫这才悠悠转醒,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之后抬头向窗外望去,此时已经接近黄昏,黑猫跳上窗台,又从被打开的缝中跃出,喻文州家在二楼,这种高度对于黑猫来说不是什么难度,他稳稳的落在地面,却听到耳边传来的鸣叫。

  

  绝不是这个世界的生物所发出来的。

  

  黑猫当下就明白,有什么东西在跟着他,随即他转身,发出低声的怒吼,不过回声却是从上面传来的,黑猫抬头一看,竟是一只脸盆大小的蝙蝠。

  

  “叶修,许久不见。”蝙蝠竟口吐人言,声音低沉,不过只有黑猫能听懂而已,外人是什么都听不到的。

  

  “你也是。”被称为“叶修”的黑猫低笑了两声,瞬间就看出了来人的身份。

  

  百花的孙哲平。

  

  “怎么?你什么时候沦落到寄居在人类家了?”孙哲平扑扇两下翅膀,便落到叶修身边。

  

  “这叫合理利用。”黑猫在孙哲平脑袋上拍了一爪子,把这不大的蝙蝠瞬间激得要挑起来打他。

  

  谁不知道脑袋是男人的禁忌啊。

  

  “滚犊子。”孙哲平跳开两步,确定自己在一个安全范围后才道:“你弟弟在找你,已经把血界翻了个天了。”

  

  “他还是个小孩子,闹点也正常。”叶修毫不在意,“怎么没看见张佳乐?你们不是经常一起吗?”

  

  “我退出百花了,他加入了霸图。”

  

  “靠!投到老韩阵营去了?怎么越活越倒退,啧啧。”叶修颇为惋惜的感叹两句,然后又想到什么,两眼放光的看着孙哲平,“话说你还没加入阵营吧?不如……”

  

  “我加了义斩。”

  

  “卧槽!没想到孙哲平你是个如此拜金的人!”叶修用猫爪捂住胸口,做出痛心疾首的样子,惹得孙哲平忍不住给了他一翅膀,“想什么呢你!”

  

  “兴欣怎么样?叶秋那小子没端了它吧?”叶修揽住蝙蝠的脖子,一副好兄弟的模样。

  

  “还行,没拆。”孙哲平呵呵两声,“你还不如担心担心你自己,那天猎食我看见了,你什么时候品位差到那种地步了?”

  

  “这不是怕喻文州那小子生气嘛。”叶修讪笑着,却换来孙哲平意味深长的眼神。

  

  孙哲平一下子变回人形,伸出指甲在自己手脚上划了一道,血瞬间涌出,刺激着叶修的神经,“别咬那种不干净的人的血,饿了喝我的。”

  

  饥饿感如同冰冷的火焰在食道里灼烧,黑猫浅灰色的瞳孔开始变得赤红,最终一下子跳上男人摊开的手掌上,露出獠牙吸食着孙哲平的血液,急切而贪婪。

  

  孙哲平伸出另一只手轻轻抚摸着黑猫的头部,用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轻轻说道:“我真的爱你,叶修。”

  

  -

  

  喻文州到家的时候,叶修却还没回来,他在房里找了两圈,最后在阳台等到了跳窗回来的黑猫。

  

  一场严肃又庄重的家庭会议就此展开。

  

  “以后不能再晚回来了,天黑之后都要呆在家里。”也不管“猫”是否能听懂人类的语言,喻文州一板一眼的教育着。

  

  叶修趴在软垫上,时不时“喵”一声表示自己听到了,实际上却是爱答不理的。

  

  “总之,以后再回来晚了,没有三文鱼!”

  

  什么?!

  

  叶修一下子弹起身,愤怒的叫着,用爪子紧紧扒住喻文州的裤脚,不给三文鱼?你想让哥跟你拼命吗!

  

  喻文州非常满意自己的威慑效果,托起黑猫的身子撂到床上,哼着歌洗澡去了。

  

  作为一只喜欢三文鱼胜过血的吸血鬼,叶修表示喻文州真的是一个小人。

  

  -

  

  被命名为“吸血事件”的案子再度发生,是在三天后,不过这次更为严重,被害人直接死亡了!而且死时还被犯人生生按进了墙壁里,骨肉分离,沾得墙壁、地上到处都是肉沫,有几个警员甚至当场就吐了出来。

  

  这几日警局上下都人心惶惶,喻文州平日里的微笑都完全收敛,整天皱着眉头加班加点,连带叶修的三文鱼都降级为红烧鱼。

  

  叶修同样不高兴,暗自磨了磨牙,势必要找出凶手,换回他的三文鱼。

  

  -

  

  “不会吧,把我叫来就这事?”方锐翘着二郎腿倚靠在窗台上,嘴里发出阵阵唏嘘。

  

  “废话。”叶修白了他一眼,“到底怎么回事?”

  

  “还不是嘉世那边。”方锐耸肩,“刘皓从牢里跑出来了。”

  

  “操!”

  

  叶修忍不住咒骂出声,刘皓可是个大麻烦,特别是他现在力量没恢复,人类基因之前又被彻底开发过,这对他身体造成无法估计的伤害,要不现在也不会被反噬到每天需要血液的程度。

  

  “不是有孙哲平那家伙帮你吗,再说这也不关你的事。”方锐从兜里摸出一个小布盒子抛给叶修,“苏妹子交代给你的,说是让你备用。”

  

  “谢谢。”叶修打开一看,里面放着五六支冷凝管,“一会儿文州该回来了,赶紧走吧你。”

  

  “喂,用完就丢啊。”

  

  方锐虽是不满,但还是化作蝙蝠拍打着翅膀从窗户缝离开。

  

  -

  

  刘皓此时的状况很不好。

  

  被贯穿过的胸口还在隐隐作痛,不停有汗珠从他额头滴下,又落到泥土里,刘皓大口喘息着,他需要鲜血,纯净的鲜血。

  

  突然,面前有一个黑影向他靠近,刘皓定了定神,看到来人后转身就跑,却被后者用手钉在墙上。

  

  是叶修。

  

  “咳……咳……叶……”刘皓艰难地攀住掐在脖子上的手,却又因缺氧而无力的垂下,他拼命地想发出求饶的话语,但没有任何用处。

  

  “在G市杀害少女的,是你吗?”

  

  叶修稍稍松开了手,给刘皓一点呼吸空间,他低声的,犹如怒斥一般发出询问。

  

  “咳……是,是……又如何?”刘皓急促的咳嗽,他的脸上泛起青紫色,脖子上被掐出一道红痕。

  

  “呵。”叶修眼前仿佛又看到了曾经失去力量的自己,而当时的位置也是这样,只不过反了反而已。

  

  他在心里数着秒,果然很快就听到了警笛声。

  

  不过叶修却没有逃走的意思。

  

  喻文州带人赶来的时候,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以及对方脚下的犯人,他快速走上前,眉眼笑的弯起,极为顺眼。

  

  “叶修。”

  

  与多年前的那天重合。

  

  叶修转过头,眉眼与喻文州记忆中的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变化,这便是吸血鬼的生命,漫长又一成不变。

  

  “犯人。”叶修把刘皓甩过去,几名警员连忙上前拷住,“他饿的时候给点动物血就好,人血会让他加速恢复。”

  

  “啊?是!”郑轩愣愣的点头,猜测着自家队长与这人的关系。

  

  “叶修,好久不见了。”喻文州略微惊喜的走到他面前,又对郑轩摆了摆手让他离开。

  

  留个二人世界。

  

  “噗。”叶修忍不住笑出声,“你真的没发现吗?”

  

  “我是——‘可乐’啊。”


         -

  

  “说吧,看我笑话多久了?”

  

  喻文州眯着眼打量熟悉地在他房子里走来走去的男人,心里有种揍人的冲动。

  

  “我饿了。”

  

  叶修盯着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

  

  “要血?”

  

  “不,三文鱼。”

  

  -

  

  喻文州真心不懂吸血鬼为什么爱吃三文鱼,他看着叶修埋头吃东西的样子,如同还是黑猫时的优雅。

  

  “你……是故意让我捡回去的吗?”

  

  “可以这么说。”叶修拿着叉子的手一顿,其实当时被谁捡回去都一样,不过正好碰见这个家伙了,说起来也是运气。

  

  喻文州咧嘴笑了笑,叶修是记得他的,这样就好,“你还打算离开吗?”

  

  “暂时不。”叶修抽了张纸擦嘴,“每天把你们抓的犯人给我个吸点血就成,过了这一阵子就行。”

  

  “啊?”喻文州一愣,“不然你吸我的?”

  

  “也成。”叶修神色有点古怪,却还是答应下来,记忆好像一下子回到自己给他血的那天。

  

  血液的味道在喻文州嘴里弥漫开来,不似常人的铁锈,反倒带着一种香甜,他贪婪地索取着那份香甜,想要把它更多地融入到自己的身体中。


      是谁的血?

  

  又是谁的唇?

  

  一双温暖的手覆盖上少年的额头,“晚安,做个好梦。”血液的主人在他耳边轻轻说道。

  

  温柔又迷醉。

  

  -

  

  喻文州再次感受到了当初的温暖。

  

  果然是叶修。

  

  和普通人的血完全不同,喻文州的血带着一种独特的诱惑,使得叶修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喻文州,我大概迷上你的血液了。”

  

  “那就多吸点,无限期提供。”喻文州抱住叶修的身子,能清晰的感受到对方的身体有些颤抖。

  

  “我喜欢你,叶修。”

  

  从十年前开始。

  

  “是吗?那我的魅力还真是大哈……”叶修低声笑起来,“从十年前你喝了我的血开始,你就是我的人了。”

  

  “唯一一个吗?”

  

  “当然。”

  

  “我的荣幸。”喻文州吻了吻他的眉心,是誓言,更是永生的承诺,“我们回家吧,叶修。”

  

  “三文鱼再来一份,打包!”

  

  “好。”

  

  只要是你喜欢的,我都给得起。

  

  END.



※今天开家长会了不开心!我妈拿着成绩单跟我叨叨半天【手动再见】

※如果圣诞节买到好看的明信片打算寄明信片,之前我答应寄的请再给我一份地址

※感谢所有看到的小天使,请留下评论让我知道写的怎么样哟_(:зゝ∠)_


  229 22
评论(22)
热度(229)

© 淺笙_归期未定 | Powered by LOFTER